李志民,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副會長兼人才發展專業委員會理事長,CERNET管委會原副主任,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原主任。
CERNET培養了中國互聯網筑路人
CERNET培養了中國互聯網筑路人
專訪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原主任、CERNET管委會原副主任李志民

  李志民,現任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副會長兼人才發展專業委員會理事長,CERNET管委會原副主任,曾先后在清華大學、教育部外事司、中國駐美國大使館任職,2005-2017年任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主任。主要兼職有:中國科技評估與成果管理研究會副會長以及學術委員會主任等。清華大學、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兼職教授等。先后創辦"中國科技論文在線"、"中國學術會議在線"和"中國技術供需在線"等網站。先后發表論文100多篇、出版專著9本。

引言
引言
1994年,李志民博士從澳大利亞留學歸國。與當時很多海外歸國學者一樣,已經“嘗鮮”網絡滋味的他,強烈地感受到了互聯網蘊含的有望如暴風驟雨般顛覆時代的潛力,于是回國后便成為了發展互聯網的積極擁護者和助推者,并參與到中國第一個全國性互聯網——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的建設中。
談及這25年的發展歷程,李志民認為,CERNET的出現既有偶然因素,也是時代發展的必然,歷史選擇了CERNET,而CERNET也沒有辜負國家的信任和期待。除了在網絡基礎設施建設、核心技術突破等方面的巨大成就外,從某種意義上講,CERNET轉制的結晶——賽爾網絡有限公司是科技成果轉化的經典案例。能夠參與CERNET的建設和改制并為此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他感到非常幸運。
啟用年輕人是CERNET持續發展的保證
啟用年輕人是CERNET持續發展的保證
《中國教育網絡》:
1994年可以說是中國互聯網元年,而您恰恰是1994年從澳大利亞留學回國參與到這個歷史進程中的。您還記得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接觸互聯網的?當時國外的互聯網發展如何?
李志民:
我最早接觸互聯網可以追溯到1990年初赴澳大利亞留學時,因為專業是計算流體力學,所以使用計算機比較多。悉尼大學當時有一個計算中心,學者可以通過電子郵箱實現不同實驗室、不同辦公室之間的數據和信息交換,雖然只是局域網,但在當時看來還是比較先進的。
互聯網在國外的發展很快。1994年留學結束時,國外互聯網已經出現網頁瀏覽器,并開始出現了商業服務。同時,在學術界出現一個熱門現象,教授、學者們開始制作個人網頁,介紹自己的研究項目和研究成果,而擁有可以展示自己成果的個人網頁是非常牛的事情。
我當時就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現在來看,1994年是一道門,門的一邊是正在累積能量的互聯網勢能,另一邊則是改變人類文明的互聯網新時代。這道門就是即將爆發的互聯網奇點,而CERNET恰恰就出現在了這個關鍵的節點上。
《中國教育網絡》:
你是如何參與到CERNET建設中的?CERNET建設過程中有哪些讓您印象深刻的事情?
李志民:
1994年留學歸國后,我回到清華大學任教,因為不能再使用電子郵箱,感到非常不適應。當時,中國主張外事交流要“以我為主,強強合作”,而國內高校的教授卻連電子郵箱地址都沒有,參與國際交流和國際學術會議時,感覺比國外的教授“矮”了一籌,又談何“強強合作”。
此時,在高層領導、機關干部和部分學者的推動下,原國家計委與國家教委共同下決心做中國自己的互聯網——CERNET。因緣際會,我被調到原國家教委外事司工作,工作之一是負責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CERNET的國際合作部分,由此正式加入CERNET這個大家庭。在那個特殊的時代,能夠參與到CERNET的建設,我感到非常幸運,它是我們國家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全國性的骨干互聯網。
談到印象深刻的事情,有一件事我至今還記得。CERNET是一個科研聯合體,剛開始建設時我們在技術上還處在摸索和學習階段,需要加強國際交流。當時國外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對華出口限制很多,CERNET建設初期的對外接口、主要設備的進口等,都需要由政府部門出面擔保。CERNET最早的兩臺主機是從美國進口的,根據美國的要求,主機只能用于科學研究,不能另作他用,而代表中國政府簽字擔保的人就是我。
《中國教育網絡》:
當時歐美等國家是如何看待中國建設CERNET這件事的?
李志民:
從我個人的工作體會來看,當時國外發達國家對于中國建設互聯網是持支持態度的。他們希望中國的互聯網能夠有所發展,能夠與國際互聯,不要脫離互聯網體系,但是他們顯然沒有預見到中國的互聯網發展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
《中國教育網絡》:
在CERNET建設初期,我們面臨著哪些困難?
李志民:
CERNET建設之初遇到的最大困難就是經費不足,這就導致租用線路和購置終端設備都存在困難。CERNET最初沒有自己的光纜,需要租用電信的線路,費用非常高。經過不斷努力,CERNET最終建成了自己的光纖傳輸網,掌握了發展的主動權。
另外,計算機在當時是典型的稀缺品,高校基本沒有計算機,清華大學的計算機也屈指可數。CERNET是一個實現計算機聯網的項目,那么就要解決計算機緊缺的問題。當時的經費連租用電信線路都很困難,購置計算機更是無從談起。領導交給我們一個任務,尋找大公司以捐贈的形式支持教育和科研發展,解決計算機的問題。后來,經過多方努力,IBM公司出資在全國建設了二十余個計算機實驗室。由此,師生可以規模使用計算機從事科研工作,教育網的建設也解決了終端設備問題,對計算機的應用和互聯網普及起到了推動作用。
除了經費困難,人才儲備也是CERNET建設時面臨的一個問題。當時只有少數學校的少數專家在做互聯網技術的相關研究,其他人對此幾乎一無所知。為此,當時的國家教委在選拔研究人員方面做出了非常正確的決策——啟用年輕人,這也保證了CERNET能夠長期持續發展。以吳建平、李星等老師為代表的第一批CERNET專家很多都是從海外留學回國的人才,在CERNET建設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CERNET是時代發展的必然產物
CERNET是時代發展的必然產物
《中國教育網絡》:
CERNET已經走過了25個年頭,從您的角度看,CERNET對于我們國家的意義何在?
李志民:
CERNET之所以能夠發揮重要作用,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說到CERNET建設的意義,我覺得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科研水平得到提升。CERNET的出現,為高校教授及專家學者開展科研方面的國際合作提供了基礎服務支撐,有助于國家科研水平的提高。未來,希望CERNET能夠在這方面提供更多服務。
其次,培養人才以支撐國家互聯網發展。大家對很多互聯網應用公司耳熟能詳,但對背后的技術支持并不了解。這就好比老百姓知道高速公路上行駛的車輛,卻不知道路是怎么修建的。CERNET的重要意義就在于培養了中國互聯網的筑路人,培養了大批幕后支持互聯網基礎設施運行的技術骨干。
最后,引領下一代互聯網發展。CERNET專家根據國家需要和互聯網發展的趨勢迅速開展下一代互聯網的研發和實踐工作,實現了核心技術方面的重大突破,并陸續承擔了一批下一代互聯網研發和應用試驗項目,推動了我國下一代互聯網的科技進步和網絡建設,尤其是立足于國產設備和自主研發,設計并建成了世界最大的純IPv6下一代互聯網主干網CNGI-CERNET2,為我國在未來IPv6時代獲得更大的國際話語權做出了貢獻。
《中國教育網絡》:
您覺得自己對于CERNET的最大貢獻是什么?
李志民:
2000年我從美國回來后,被派往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工作,職責之一是負責CERNET的運行管理工作。當時,教育信息化對教育現代化的作用日益凸顯,作為教育信息化的主干網絡,教育部黨組希望將CERNET由一個科研聯合體轉變為一個運營實體,以保證其今后的可持續發展。科技發展中心的另一項工作職責是促進高校科技成果轉化,從某種意義上說,CERNET的轉制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科技成果轉化案例,這也得益于它符合國家發展互聯網、培養互聯網人才的需要。所以,我為自己能夠在CERNET建設之初就參與其中,推動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并且在教育部領導的正確領導下,在清華大學等十所大學領導的積極支持配合下,與專家緊密團結協作,為CERNET由科研聯合體轉制成為一個可靠的運營實體,成立賽爾網絡有限公司貢獻一份力量而自豪。
《中國教育網絡》:
您對CERNET及賽爾網絡有限公司未來的發展有什么期望?
李志民:
CERNET經過25年的發展,已經擁有一定的技術儲備,下一代互聯網IPv6的發展對CERNET來說也是一個重要契機。未來,希望CERNET繼續加大對人才的培養,特別是對符合國家信息化建設要求的領軍人才的發掘,同時不斷研發信息技術,推動中國成為引領世界信息技術發展的國家。
賽爾網絡有限公司趕上了互聯網的好時代,也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市場。目前,全國受教育人口是兩億六千萬,CERNET服務的用戶僅有三千萬,需要開發的服務對象還有很多。面對著如此廣闊的市場,讓更多師生能夠享受到教育網的專業服務也是賽爾人的責任。我堅信,只要努力,每個賽爾人都會有一個美好的事業前景。
互聯網發展是漸變過程
互聯網發展是漸變過程
《中國教育網絡》:
從您的角度看,未來互聯網會發展成什么樣子?
李志民:
談及互聯網的進化,我認為可以從兩個角度來分析——通俗性的和學術性的。
通俗地看待互聯網的發展,就是從老百姓理解的互聯網使用的角度,我把它劃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是信息互聯階段,沒有互聯網的時代,人們知曉和表達的權利受限,互聯網的出現解決了信息傳播的問題,極大滿足了人類的知情權;第二個是消費互聯階段,它滿足了人類的物質需求,為購物和購買服務提供方便,但不僅限于電子商務,還有很多今天沒有的形式,未來都會慢慢出現;第三個是生產互聯階段,這是一個大規模私人訂制的時代,身邊的事物都可以根據需要進行訂制;第四個是智慧互聯階段,互聯網會推動人類的精神消費和文化藝術進入大繁榮時代。
一個階段的到來并不意味著上一個階段的結束,比如信息在生產互聯階段會發揮更大的優勢。我一直強調,互聯網顛覆了“中央復雜,末端簡單”的傳統信息傳播規律,但凡受信息傳播影響的相關行業,都會在互聯網的促進下發生改變。
從學術的角度講,互聯網的技術變革是一個漸變的過程。我認為,能夠顛覆規律的技術非常少,比如時下很熱的人工智能、區塊鏈、量子計算等也只是在原有基礎上提高了效率和效益,并沒有改變事物的本質規律,所以技術的發展是相對穩定和漸變的。
《中國教育網絡》:
互聯網未來將會對教育發揮哪些作用?
李志民:
互聯網對教育的影響非常大。教育形態是隨著社會形態的變化而變化的。農業時代的教育特點是規模小、沒標準,但有個性化,工業時代的教育特點是有一定的規模,標準化,但缺乏個性化,這其實是與因材施教和個性化教學背道而馳的。到了信息化時代,沒有人能夠壟斷知識,所有教育要素都在網絡平臺上聚集,大家各取所需,實現了教育規模化和個性化的統一,不僅如此,它還能夠真正解決教育公平的問題,提高教育質量、降低教育成本。當然,教育未來的發展還需要學校和教育工作者轉變思想觀念。
《中國教育網絡》:
您一直在推動科技論文在線發表的工作,做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
李志民:
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是2003年開始做科技論文在線發表工作的,現在這個平臺每天的投稿量已經超過100篇。因為參與了CERNET的建設,了解了信息傳播對相關行業的影響,所以我認為論文應該在網上發表。傳統的論文發表周期長,影響了知識的傳播和科技成果的轉化,原創知識產權在論文發表過程中難以得到優先保護。研發這樣一個平臺,是對傳統期刊發表論文的轉型發展。
相比國際上同類型的論文發表平臺,我們更加注重保護中國人的知識產權。中國的專家學者在向國際期刊投稿時,因為英文表達不夠準確而未能通過審稿,但前沿的研究思想可能被盜用,這一問題在今天仍然突出。對此,我們的平臺可以提供證據,保護國人的知識產權。我也一直主張,國家有權利要求獲得資金支持的研究部門和研究人員使用中文撰寫論文,學術交流的語言是隨著大國的興衰而交替的,使用的學術語言不會影響論文本身的科學價值。
最后,我還想強調一點,科研的目的是解決問題,對大部分學科來講,論文只是科研的副產品,不應該將其作為科研的主業來抓。
CERNET25
美东二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