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中國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聯網 CERNET 返回首頁
施一公直言“垃圾論文”,“評價體系”該改了
2018-03-09 新華網-新京報

  數量出職稱,數量出院士,數量出優秀,這肯定是誤區。

  近日,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上,施一公參與討論時坦言:“我以前曾經預測,中國會在2020年論文數超過美國,沒想到我們提前完成了。”“有些文章,通俗點叫‘垃圾文章’,就是純粹為了發文而發文,這種情況太多了。”

  在學界,沒有共識的地方很多,但是“垃圾論文”多,不管在哪個學科,都差不多是共識了。為什么會造成這種情況?

  最重要的原因還是評價體系。評價體系數量化、工分化,自然就會催生論文的大量生產。這個現象在各個學科幾乎都存在,有的學校甚至要簽責任狀,即每年完成幾篇論文,完成一篇論文算多少分,年底一分算多少錢;完不成要扣錢、不能評優、甚至影響職稱晉升;職稱晉升也是先要數數,論文數量不夠不能晉級。

  此種情況下,不可能不產生“垃圾論文”。一些“垃圾論文”制造者身處其中,苦不堪言。研究、發表論文是必須的,沒有論文,別人不知道你的水平,沒法給出評價。西方學界的諺語“Publish or Perish”,意思就是“發表或死亡”。況且,沒有論文發表,學術成果就無法共享,也影響著理論的進展,甚至學科發展。

  但相較于數量來說,論文質量才是學者的“核心競爭力”。發達國家的職稱評審相對而言,就更看重后者。其實,在每一個學科,誰的水平怎么樣,大家基本上心中有桿秤,即使是文科這種看上去評價標準不如理工科客觀的領域,哪篇文章有水平,哪篇文章是水貨,也是基本準確的。這就是很多國家都推行的“同行評議”。

  當然,如何防范“同行作弊”、防止學科共同體內“一團和氣”也需要相關制度的配套。但總體來說,這種“同行評議”比起跨界的“大評委”來說,要更加專業、客觀。

  與論文數量相關的是“論文引用率”,相對來講,發達國家的學界引用,人情關系不大,也很少專門制造看上去漂亮的引用率。就像施一公說的“國際通用的方法是參考國際最頂尖專家的觀點”,也就是說,不是關系引用、制造引用、頻繁自我引用,而是引用參考的都應該是最頂尖專家的觀點。

  不過,取消論文發表,不看論文發表,都是極端言論。沒有論文就沒有學術,更沒有學術共同體。只是,不能只看論文的數量,數量出職稱,數量出院士,數量出優秀,這肯定是誤區,是評價體系出了問題,應該加以調整。這種改變非一日之功,但也不可畏難而退。

  揆諸當下,在有些地方的部分學校,要求碩士畢業必須有學術論文公開發表。這種評價體系想不制造“垃圾論文”都難。但越是這樣,越應盡早改變。歸根結底,改變相關評價標準,箭在弦上,不可不發。

教育信息化資訊微信二維碼

特別聲明: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高校科技頻道聯系電話:010-62603071
郵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眾號:高校科技進展
美东二分彩开奖号码